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我即王

更新時間:2019-09-16 15:52:22

我即王 連載中

我即王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我有一刀分類:武俠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小說主人公是陳君臨虞雅南的小說叫《我即王》,它的作者是我有一刀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一劍,可平西境。一刀,可斬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鎮中州!吞龍戰旗插在哪兒,他陳不敗的蟒雀鐵騎便踏塵到哪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黃昏,染紅天際。

傍晚,神州科學院大樓。

此時,已是臨近下班之際。

可虞雅南卻突然…被喊到了院長辦公室。

她忐忑不安的站在院長辦公室中,雙手緊攥著,她隱隱知道,那個處決…終于要下達了么?

院長孫載德,年近五十歲,帶著一副金絲邊框眼鏡,氣息深邃冰冷。

他坐在椅子前,面色冷漠,將一張紙挪到了虞雅南面前。

“這是院內開會后,一致決定同意,對你的處決。”

虞雅南雙手復雜,將那張紙緩緩拿起,當她,看到紙上的那兩個醒目的字體時,她的臉色,霎時泛白。

辭退令!

這封信,是要將她......從神州科學院大樓,辭退!

她將前半生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在了科研上面。

21歲,從浙大碩士畢業。

24,博士在讀。

而今的她,為了那份科研成果,付出了一切。

甚至連家族,都被迫害至此。

可如今,科學院卻要......將她辭退開除?

這,無異于過河拆橋。

“院長......那個事故......我是被人陷害......”虞雅南俏臉煞白,想解釋。

“不用再說了!這是院內所有高層的一致決定!科研,只看結果,不看過程。那場事故的結果,你背負全部責任!”院長孫載德面色凝重,冷漠無情道。

“另外,關于此案件的所有資料,我院已經對接給警方。三天內,你應該會收到警方的調查函。你,好自為之!”

唰~當聽到這句話,虞雅南的面色更加煞白。

如今,就連她自己,都要…遭受迫害了嗎?

他們…害死了哥哥。害死了父母。侵占吞噬了整個虞家。

而今,他們......終于將魔爪,伸向了自己。

“院長,我申請要求,取回R項目的所有權限專利。”虞雅南貝齒緊咬紅唇,這是她最后的堅持!

這個項目,是她畢生的心血。她不能,任由其......流落他人之手!

聽到這句話,孫載德先是一愣,而后冷嘲一笑。

“虞雅南,你是搞不清楚狀況嗎?你現在,是警方鎖定的犯罪嫌疑人,三天內,警方就會上門,請你回去協助調查!你覺得,你如今的身份,有資格......要回項目權限嗎?”

這一剎,虞雅南的身軀輕輕一顫。美眸霧氣充斥,無盡委屈,不甘。

玉拳緊攥,可此時的她......回天無力。

她,太勢單力薄了。

她,根本不是那群‘勢力’的對手。

“還傻站著干什么?出去!趁早收拾好東西,明天便不用再來科學院報道了。你的項目,自會移交給其他負責人。”孫載德面色冰冷,無情的叱喝道。

他根本,不給虞雅南留絲毫的情面。

虞雅南強忍著淚,貝齒緊咬紅唇,轉身走出了院長辦公室......

回到科研室,她強忍著淚,收拾自己的東西。

整個科研室的同事們,都用莫名復雜的眼神看著她。

有同情、有憐憫、有輕嘲、有嘆息......

但卻無一人,上前去安慰。

虞雅南收拾完東西,想打開電腦,整理自己的研究文檔資料,結果卻發現,整臺電腦都被封鎖了。

她根本沒有權限,再打開任何文檔資料。

整個項目,付之東流。

她努力了數年,最終......項目與她徹底無關。

這種感覺,就向是自己辛苦栽培的孩子,最終......落入他人之手。

圖做嫁衣?

呵。

虞雅南自嘲一笑。

一滴淚滑落。

想到方才,院長說的那番威脅。

她心中不甘,復雜。

她還只與木頭哥哥,相認不過兩天。

可,眼看著,自己…即將被警方逮捕,協助調查?

那場事故,所有線索,都指向了自己。

她明白,自己一旦進了巡捕房,便再也…沒機會出來了。

親哥哥被逼,墜江而亡。

而今,剛相識不久的結義哥哥,卻也…即將再也見不到。

虞雅南的淚,終是忍不住落下。

疏影橫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黃昏。

難道,這…就是虞家的結局?

......

夕陽無限,只是近黃昏。

梟龍越野車緩緩行駛在街頭。

這一天,馮家被滅滿門。

江南動蕩。

而,作為這場動蕩的當事人,陳君臨卻依舊面色淡漠平靜,坐在車內,淡淡吞吐著煙圈。

抬手間,翻云。

彈指剎,覆雨。

可他,卻依舊冷漠如寒,眸中只有無盡的深邃。

真仿佛,除了抽煙、殺人之外,再無其他興趣。

越野車行駛過一片林蔭大道,最終緩緩停在了神州科學院大樓門前。

寧罡恭敬的替他拉開了車門。

陳君臨緩緩下車,抬腕,看了一眼手表時間。

傍晚六點。

那丫頭,應該快下班了。

他就這么站在神州科學院門口,親自等候著虞雅南。

十幾分鐘后。

神州科學院大樓門口,同事們終于陸陸續續的下班了。

那些同事們走出門時,自然也是見到了門口的那輛迷彩越野車。

以及那兩道車前的筆挺的身影。

同事們紛紛輕議,眼中帶著好奇復雜。

“那人......就是虞雅南的哥哥?”

“那輛車的牌照,倒的確是鍕用牌照呢。”

“聽說,他邊上那個隨從,就是三品豹權大教頭啊!”

“那她哥哥,會是什么身份啊?莫不成,真是王侯將相?”

“王侯將相又能怎么樣呢?虞雅南還不是被開除了?”

男女同事們低聲議論,同時掩飾不住對他身份的猜測。

而梟龍越野車前,陳君臨淡然而立,面色平靜,對周遭的目光和輕議毫無反應。

寧罡則是軍姿筆挺,站在先生身側,宛若一枚兵刃般挺立。

而此時,一道熟悉的倩影,也終于緩緩走出了科學院大樓。

虞雅南長發輕輕束起,她擦拭掉眼角的淚痕,讓自己看起來盡量顯得自然一些。

雖然,今日她被開除了。但她不想讓那些事情,被木頭哥哥知道。

她怕木頭哥哥擔心,更怕木頭哥哥,會因此…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來。

虞雅南雖然知道,木頭哥哥身份特殊,或許是營中權候,但…無論再高的權候,

“木頭哥哥。”虞雅南嘴角擠出一抹微笑,輕晃著長發,快步走到了越野車前。

她強行掩飾下內心的復雜情緒,不想讓木頭哥哥,察覺到自己的難受。

“丫頭,剛下班,肚子餓了吧?特地給你準備了點心。”陳君臨那冷若冰山的嘴角,也難得揚起一抹弧度。

他將一袋熱騰騰的酥油餅遞到了虞雅南面前。

這,是小時候虞雅南最愛吃的點心,面粉白糖,烘烤成型。是江南杭城,承襲了數百年的地道特色之一。

而今,陳君臨依然記得她的最愛。

似乎,只有在面對這丫頭的時候,他的所有冰山冷漠,才會盡數放下。

“謝謝。”虞雅南接過酥油餅,磁聲道謝。雖然,她的笑容很甜,可,這一切…都只掩飾自己的無奈而已。

寧罡恭敬上前,給先生和小姐拉開了車門。

這‘兩兄妹’,緩緩上車。

梟龍越野車啟動,緩緩駛入了黃昏的街頭夜色中。

虞雅南拿起熱騰騰的酥油餅,輕咬了一口,酥油的甜香充斥在檀口中。

吃到這熟悉的味道,她的美眸,竟是不爭氣的再次泛紅。可她強忍著淚。

與木頭哥哥,相識不過兩天。

可她,即將被警方逮捕…

眼看著,就要分別。

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一切。

坐在車內,陳君臨卻似乎并未察覺到虞雅南的異樣情緒。

他掐滅煙蒂,而后突然將一疊文件袋遞給了她。

“這是?”虞雅南美眸一愣,疑惑看著他。

“你虞家之前丟失的三塊地產項目,濱江壹號地塊、湖西區3號、寶龍城6號地塊......我已替你收回,轉移到了你的名下。”陳君臨面色平靜,緩緩說道。

與此同時,他將那疊地產契權證,塞進了虞雅南手中。

這三塊地,都是被馮家非法侵占的地產項目。而今,陳君臨一個不漏,盡數將它收了回來。

虞雅南俏臉呆住了。

她美眸復雜泛紅,霧氣充斥,低頭看著手里的文件,有些不敢置信。

那些,曾經被強取豪奪的東西......此時此刻,卻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這種感覺,并沒有太大的驚喜,但卻......讓她心緒復雜。

“木頭哥哥......你的恩,雅南銘記......”虞雅南抬起霧氣泛紅的美眸,鄭重的說道。

“這不是恩。”可陳君臨卻突然打斷了她的話。

“記住,我是你哥。”

這一剎,虞雅南落淚......

夕陽漸落,夜幕星辰,點綴如畫。

梟龍越野車,緩緩停在了魚隱廟門口。

這座老寺廟,在夜色星辰中,顯得格外寂靜。

陳君臨與虞雅南下車,走進了寺廟內。

“木頭哥哥,我先去做晚飯,你稍等會兒。”虞雅南知道,自己或許在外面帶不了多久了,她想趁著,自己被逮捕之前,多給木頭哥哥做幾次飯,哪怕…只是最后僅剩的時光。

陳君臨面色溫柔,緩緩點頭。

他目光注視著丫頭走進了廚房后,這才…收回了視線。

而與此同時,寧罡停完越野車,也正跨進了廟院內。

陳君臨手一揮,對寧罡一聲招呼示意。

寧罡忙疾步上前,恭敬鞠身,“先生。”

“雅南有心事。”陳君臨眸光輕輕一瞇,緩緩說道,“你,速去調查,今日內,這丫頭周圍,發生了什么,不要放過任何細節。”

“是!”寧罡恭敬鞠身,應道!

而后,寧罡疾步轉身走向門外,立刻掏出電話,開始撥通權限電話!

憑借,他那三品怒豹勛章的身份,要打聽這座江南城的事情,并不算太難。

廟院中,只有陳君臨一人,雙手負背,立在庭院前。

憑他的察言觀色之力,又怎能看不出,虞雅南的情緒波動?

今日那丫頭身上,一定發生了什么。

她在掩飾著自己的情緒。

陳君臨微微仰頭,凝視著頭頂深邃的星空。

漸漸,他的目光銳利,氣息無限。

幾分鐘后,寧罡面色凝重,疾步從門外跨步走進。

“稟先生!已調查到消息!”寧罡凝聲匯報。

“說。”陳君臨聲音平靜,只吐出一個字。

“據權限部門調查…得到消息,今日下午,雅南小姐…被神州科學院開除了。”

唰~!當聽到此話,剎那間,陳君臨的目光…猛地從天際盡頭收回。

一股彌天威壓,席卷整個廟院。

虞雅南,被神州科學院…開除了?

那小小一方科學院,焉敢?!

這,可是他陳君臨的妹妹!

別說這還只是一個江南分院。

縱使,是那北方帝都,神州科學總院院長來了,都沒有那膽量,敢開除他陳君臨的妹妹!

坐鎮西疆,不敗至尊!

這世間,何人......敢動他陳不敗的妹妹?

“先生,要如何處理?”寧罡鞠身在一旁,凝重問道。

陳君臨雙手負背,深吸了一口初春夜間的微涼空氣。

“備蟒袍!明日,正裝!”

他的回答,只有簡短七個字。

但卻,猶如利劍,寸寸出鞘!

就這么,一句簡單的話。

讓一旁的三品武權大教頭寧罡,都是身軀一震,面色凝重!

取,蟒袍?!

那件,封世至尊的當世蟒袍,終于,要再現世了嗎?!

寧罡作揖鞠躬,可他的面色,卻帶著前所未有的凝重,激動!

誰人又知?那件蟒袍之身份?

當世蟒袍,王侯跪拜!

多少年了。先生一別三年,蟒袍消失西境,再也無人可見,那一抹金線大蟒的威武霸氣!

而今。

先生令,蟒袍出!

古者有魚躍龍門,今朝蟒雀吞真龍!

蟒雀營,至高象征,蟒袍將出啊!

蟒袍加身,氣吞真龍!

這世間,王侯將相,都要跪拜!

“是…!屬下遵命!蟒雀營,萬歲千古!”寧罡凝重厲喝,聲震回蕩!

這一刻的陳君臨,雙手負背,雙目之中氣貫長虹,無盡威壓涌動。

蟒袍將出,見袍者,如見百萬刀劍!

任你王侯將相,皆要跪拜之!

他倒要看看,這區區一方江南,那小小神州科學院,究竟有何能耐本事,敢開除他......陳君臨的妹妹?!

“木頭哥哥,晚餐做好了,開飯了。”

就在此時,廚房內,傳來了虞雅南那磁聲的輕喊聲。

陳君臨那一身洶涌氣息,瞬間收斂…消散。

“走吧,先吃完餐。一切,明日再說。”陳君臨又恢復了那平靜淡然的模樣,雙手負背,朝著廚房走去。

寧罡恭敬點頭,緊跟著先生,走進了廚房......

黑夜星辰,寂靜無聲。

這座魚隱廟內,卻燈火闌珊,溫馨樸素......

而,等待明日的......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戲!

小說《我即王》 第17章 大戲將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穿越種田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宮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500彩票网不能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