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我即王

更新時間:2019-09-20 13:52:49

我即王 連載中

我即王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我有一刀分類:武俠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火爆新書《我即王》是我有一刀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陳君臨虞雅南,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有一劍,可平西境。我有一刀,可斬千雄。我有一名,可裁生死。我有一姓,坐鎮中州!螻蟻們聽著,吾乃蟒雀營之首,不敗至尊——陳君臨是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19章金為針線,蟒為圖騰!

取蟒袍!

當世武營,拳權至高!

蟒為圖騰,震懾萬千!

蟒袍將出,江南必顫!

“是…!屬下遵命!”寧罡面色凝重,恭敬鞠身,一身喝應!

而后,他一步一步,轉身……退出廚房。

陳君臨雙手負背,平靜立在原地。

他,氣息平靜,宛若一尊石雕。

但卻,隱隱給人一種,靈魂忌憚的感覺。

虞雅南美眸泛紅,霧氣充斥。

她望著眼前這道如兵刃般男人的身影。

不知為何,此刻的木頭哥哥,給她一種……陌生的感覺?

那種感覺,讓她都隱隱……感到一絲膽怯。

沒過多久,寧罡的身影,浮現在廚房門外。

他,雙手捧著一個狹長檀木盒,一步一步,恭敬的跨門而入。

“稟先生!蟒袍到…!”

寧罡恭敬鞠身,雙手呈上,將那狹長的木盒,遞到,遞到陳君臨面前。

木盒,足有一人的長度。整體以金絲檀木雕琢為型,僅這一個木盒,便價值萬金!

一個外盒,都以金絲檀木為材料。

那…隱藏在木盒之中的東西…究竟,有多貴重?!

陳君臨眸光平靜,伸出手……輕輕撫摸著檀木盒子。

他的眸中,似有無盡氣息涌現。

“丫頭,我要更衣,你回避。”陳君臨緩緩說道。

“嗯。”虞雅南美眸充斥著淚痕,輕輕點頭,而后心緒復雜的走出了廚房……

房間內,陳君臨瞳孔深邃,深吸了一口氣。

終于,他手輕輕一抬。

哐!

那金絲檀木的盒蓋,倏然打開!

一件深藍色的衣袍,工整的躺在檀木盒中!

衣袍以深藍打底,其中央…以金絲纏繞,繡有金線大蟒圖!

金為針線,蟒為圖騰,為——蟒袍!

圖騰霸道,似有一股桀驁殺意,環繞其中。

僅此一副圖騰,便讓人……心神震顫。

陳君臨伸手,將那件金線蟒袍,緩緩捧出。

衣袍,極其厚重,以純金絲線刺繡,散發一股彌天氣息。

終于,他大手一揮。

‘嗖。’衣袍掠過一陣風聲,在半空中輕旋。

那金線大蟒圖騰,徹底展開。

如蟒猙獰,獠牙怒吼。

眨眼間。

蟒袍披身,緩緩扣上。

那一剎的他。

翩若驚鴻,婉若金龍。

風華絕代,當世至尊!

“蟒雀營,鐵騎先鋒總教頭…寧罡,拜見至尊…!!”

寧罡雙手作揖,直接單膝下跪,鄭重行禮!!

金線大蟒,至尊親臨。

見蟒袍者,如見萬兵!

當今,不敗至尊,現世!

“平身。”陳君臨雙手衣袖一甩,氣如蟒,勢如龍!

王者之勢,君臨天下!

寧罡得令,這才…恭敬起身。

只是,此時的他,卻變得無比恭敬,哪怕是站著,也要輕輕鞠身低頭,始終…比陳君臨低一個身姿。

因為,蟒袍所在之處,無人能高過至尊半個頭。

是狼是虎,是豺是豹,都得低頭鞠身。

“走吧,送丫頭,去上班。”陳君臨雙手負背,淡然平靜,朝著門外跨去。

“先生,門外風塵偏大,屬下為您披上澤袍。”寧罡恭敬一步上前,將一件黑色長袍外套,披在了陳君臨的身上。

蟒袍之尊貴,又豈能…被凡塵所沾染。

所以,寧罡為先生,披上了澤袍,遮掩仆仆風塵。

黑色澤袍披肩,也遮掩住了那件蟒袍的絕代風光,更顯低調。

陳君臨倒也沒有反對,他輕輕系上澤袍束腰,而后,跨出門外。

宅院外,早春的凌晨微風,帶著些許寒冷。

虞雅南站在院落中,雙手輕輕攥著,站在那兒,心緒掙扎交織。

終于,她等到了木頭哥哥換好衣服出來。

虞雅南美眸疑惑的望著著木頭哥哥……他換上了一身黑色長袍,束腰緊系,面色平靜,但卻讓有有些陌生?

雖然,虞雅南不明白…木頭哥哥為何要換衣服…但她隱隱覺得,這一切,是為了自己。

“哥…科學院的工作,沒了就算了。我另外可以再找一個……”虞雅南聲音復雜,試圖勸阻陳君臨。

她真的不想,讓木頭哥哥因為自己……而與神州科學院對立,而與那些勢力為敵。

可陳君臨,卻一把拉起她的手,如同霸道總裁一般,拉著她朝門外走去。

這一刻,虞雅南的俏臉錯愕呆滯,來不及反應。

她整個手都被木頭哥哥拉著,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

望著面前那個…突然間變得陌生霸道的身影,她的美眸…莫名復雜,帶著一絲凌亂。

魚隱廟門外。

梟龍越野車安靜的停候在門口。

寧罡站立車側,面色恭敬鄭重。

陳君臨拉著虞雅南,來到了車門前。

“上車吧,送你去上班。”

虞雅南站在那兒,有些呆滯,她不知道如何抉擇。

“哥……我可以另外去找工作……”虞雅南還試圖勸阻。

可陳君臨突然直接一把將她橫腰抱起,然后直接把這丫頭抱進了越野車內。

虞雅南整個人都懵呆了,被傻乎乎的抱進了越野車。

寧罡面色恭敬,緊跟著跨上了越野車駕駛室。

越野車啟動,緩緩駛離而去……

一路上,虞雅南坐在車內,整個人俏臉復雜。她內心隱隱擔憂,擔心木頭哥哥,會與那些勢力沖突。

她父親和親哥哥已經犧牲被害。

如今她不想再失去木頭哥哥。

“哥……算了,我重新去找一份工作就行了,你沒必要為我……與他們為敵……我們斗不過他們的……”

虞雅南貝齒咬著紅唇,輕聲懇求勸阻道。

雖然,她隱隱知道,木頭哥哥如今是營中某個武銜。

可,木頭哥哥畢竟離開江南多年。勢力根本不在這里。

哪怕是武銜……也是無法與這些本土老牌勢力抗爭啊。

但越野車內的陳君臨,卻回給她一個溫柔安定的笑容。

“你放心,有我在。”

六個字,平靜淡然,代表立場。

虞雅南的事,他管定了。

陳君臨坐在車內,點燃了一根卷煙。

而后,他抬眸,對駕駛室的寧罡吩咐道,“命鐵騎先鋒營,調人。”

當,聽到這句話時。正在開車的寧罡,面色瞬間一凝!

“是!屬下遵命!”寧罡凝重點頭!

“先生,要調多少?一千兵馬夠不夠?”

唰~后排的虞雅南,聽到這句話時,整個人一怔?

一……一千兵馬?

木頭哥哥……在這江南地帶…也有人手??

一千人,這…可是個可怕的數目啊。

可陳君臨深吸了一口煙,只吐出了一個字,“加。”

“三千兵馬,可夠?”寧罡再次問道。

陳君臨面色平靜,緩緩搖頭,“加。”

“那,六千兵馬?夠否?”寧罡凝重問道!

陳君臨,卻再次搖頭。

“調一萭兵馬。”他的回答,只有五個字,卻氣勢沖天!

“一小時內,我要兵馬…封鎖整個科學院,方圓一公里內,我不要看見,任何人出入!”

唰~身旁的虞雅南,聽到這句話,俏臉一懵,整個人…都震呆了。

一萭……?

一萭兵馬?!

這…這。

這……簡直是難以想象的恐怖人數啊!

一萭人?

這足以,將整條錢江城的長街主干道,圍堵的水泄不通啊!

這足以,將整座錢江萬人體育場,充斥圍滿,座無虛席啊!

這?!

虞雅南美眸不敢置信的望向木頭哥哥………

木頭哥哥他,沒有在開玩笑嗎??

“是!屬下遵命!!”寧罡凝重無比,恭敬應聲道!

小說《我即王》 第19章 金為針線,蟒為圖騰!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豪門小說
  3. 女強小說
  4. 驚悚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500彩票网不能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