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千千文學網!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小說庫 > 官場 > 雄才官道 > 第三章連環命案

第三章連環命案

別有洞天2 2019-09-25 10:27:46

成人學校是一個形同虛設的學校,基本無事可干,一般來說,是用來安排那些老弱病殘的。把鐘成安排到成人學校,有點打入冷宮的意思。

但就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樣,鐘成在這里卻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秘密。

羅莊成人學校不遠處有一片樹林,向來人跡罕至。那一天,鐘成獨自一人在樹林里散步,突然童趣大發,爬到一棵樹上去掏鳥窩,掏完之后,就坐在樹丫上看手機上下載的小說。

沒想到卻看到了鎮委書記馬前和王玉屏的老婆夏紅杏在這里搞野戰。他們怎么也不會想到樹上還又一個人。

馬前說:“我說紅杏,縣城里賓館條件那么好,你干嘛一定要到這里來相會?是不是想體驗野戰的狂野?我們是一支勇敢的野戰軍啊!”

“我和你野戰的次數還少啊!人家最近走不開,王玉屏最近對我纏得緊。我沒有多的時間,你要辦事就快點!”

馬前笑道:“既來之,則愛之!”

兩人就靠在樹干上上演了一場生猛的春宮戲!

那夏紅杏的確放浪,大呼小叫,馬前卻似乎狀態不佳,三兩分鐘就繳械投降了。夏紅杏怨道:“馬前,是不是又被哪個女人纏上了,今天這樣敷衍我?”

馬前說:“哪里?最近工作很累!下次我好好補償你!”

夏紅杏說:“不嗎!我要你現在就補上!”

馬前摟著夏紅杏,說:“今天還有事呢!辦正事要緊!把這事辦了,我們有的是機會。”

說著,遞給夏紅杏一個紙包,說:“這是我在省人民醫院找我弟弟弄的。一定要小心!”

夏紅杏說:“馬前,我有點怕!”

馬前拍拍她的肩膀,說:“不用怕,一切有我!”

然后匆匆地走了。一會兒之后,夏紅杏也走了!

鐘成當時就懷疑,馬前和夏紅杏上演的不僅僅是一出春宮戲,而是在醞釀一個陰謀。那個紙包會不會是毒藥?馬前和夏紅杏會不會是現代版的西門慶和潘金蓮?王宇屏真的會落個武大郎的下場嗎?但是懷疑畢竟只是懷疑,他沒有證據。

幾天后,他的懷疑得到了證實。但是現實生活并沒有照搬小說,水滸中先死的是武大郎,現實中先死的卻是潘金蓮。

鐘成上街買東西的時候,聽到一輛警車呼嘯而過,街上的人都跟著警車跑去。

鐘成問旁邊的人發生了什么,那人說:“出大事了!中學的王校長殺了自己的老婆!”

鐘成急忙向中學走去,中學里已經擠滿了人。校園里聽著幾輛警車,現場已被封鎖,法醫正在檢驗尸體,大家都是在外圍議論。

張光年也在。看到鐘成,就朝他使了一個手勢。

他走到張光年身邊,張光年掩飾不住幸災樂禍的心情,說:“真被你說中了,王玉屏果然栽在他老婆身上了!”

王先生的算卦竟然真的得到了驗證。

只不過事情的發展并非像他預料的那樣,是夏紅杏像潘金蓮那樣殺害了王玉屏,而是王玉屏殺死了夏紅杏。

生活的悲喜劇,總是有新的劇情出現。

警察將張光年推上了警車,王玉屏帶著手銬,面容平靜,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很像革命者從容走上刑場一樣。

在他上警車之際,王玉屏的兒子王錫哭著跑了過來,說:“爸爸,你這是為什么?你為什么不把我也殺了?”

王玉屏漠然地看著張錫,嘆道:“一切都是夢幻,一切都是煙云,一切都是錯!你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啊!花非花,霧非霧,父非父,子非子!忘了我吧!就當你從來沒來到過我家!”

說罷,自己鉆進了警車。

王錫不明白他說的是什么,看著呼嘯而去的警車,哭泣不止!

鐘成看著有點不忍。讓這么小的孩子承受母親慘死,父親入獄這么殘酷的現實,確實有點殘忍。要是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和自己尷尬的身世之后,又不知是何等感受。

張光年的父親把張錫扶走了。

人們對王玉屏殺死夏紅杏的原因非常清楚:無非是王玉屏發現了夏紅杏的**,一怒之下,殺死了夏紅杏。

鐘成記起那天晚上馬前在樹林里遞給夏紅杏一個紙包后夏紅杏說“我有點怕”的細節,當時沒引起注意,現在出了命案,他思考著,也許王玉屏殺死夏紅杏和這個細節有著某種關聯。

那個紙包有可能是毒藥,如果夏紅杏走潘金蓮的老路,死的應該是王玉屏。但是現在死的卻是夏紅杏。看來,王玉屏并不是武大郎。

圍觀議論的人還沒有散去,又傳來一個令人驚愕的消息,王玉屏在車內暴死了。根據他的死相推斷,他應該是毒發而亡的。

張光年推測道:王玉屏一定是在殺死夏紅杏后,畏罪服毒自殺。

鐘成搖頭道:“我看不一定!其中肯定還有蹊蹺!”

張光年說:“兄弟,上次你說王玉屏會栽在他老婆手里,被你說中了。現在你又說其中有蹊蹺,如果這次也被你說中,那你就是神人了!你說說看,會有什么蹊蹺?”

鐘成笑道:‘我也是隨便說說。“

他心中對事情的原委已有了大致的結論:在王玉屏殺夏紅杏之前,夏紅杏已經讓王玉屏服了毒。至于王玉屏為什么會起殺心,肯定是在他毒發之前,知道了夏紅杏的**。從他對王錫的話中所說“父非父,子非子”可以推測,他已經知道了王錫不是他親生兒子這個殘酷的事實。他是在知道這件事之后,怒殺夏紅杏的。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呢?現在夫妻倆都死了,只有問天了。

鐘成估計是夏紅杏在投毒成功后,以為王玉屏死期已至,為了讓他死個明白,告訴了王玉屏真相。沒想到毒藥發作較遲,王玉屏竟然殺死了她。

現在的問題是,兩人同歸于盡了,在公安局那里,死無對證,結案只能靠推論。那么,在這個命案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的鎮委書記馬前就會逍遙法外了。

鐘成想,這樣對王玉屏不公平。應該去給公安局提供線索。可是,如果僅僅當個舉報人,那就浪費了這條重要線索。必須讓他發揮出重要作用。

他想起,張光年說過,鎮長方平正在和馬前斗法,如果把這個線索交給方平,就可以讓幫方平擊垮馬前。方平上位之后,一定會對自己有所獎勵。也許,也許可以借此邁上一個一個臺階。

小說《雄才官道》 第三章 連環命案 試讀結束。

章節 設置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被整第二章初戰告敗第三章連環命案第四章人算不如天算第五章夜半好戲第六章獲得栽培第七章村姑和地痞第八章西風管理區第九章巧釋嫌疑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500彩票网不能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