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刀怒斬逆徒

更新時間:2019-09-29 10:25:17

刀怒斬逆徒 連載中

刀怒斬逆徒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錦帆義賊分類:武俠主角:甘蔗沈天笑

甘蔗沈天笑是小說《刀怒斬逆徒》里面的主角,本小說的作者是錦帆義賊,小說主要的講的是:中原武林再起爭紛,江湖中有一人,名喚銀劍狼君,為了拜師學藝卻意外引發一場始料未及的血案,從此亡命江湖,先后遇到了六個天命之人,開展了離奇搞笑的冒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龍象般若功,江湖上失傳已久的武功。是西藏密宗法門內的無上佛家護法神功,具體是誰所創無從得知,只知道一個叫金輪法王的喇嘛會這種武功,其他還有什么高人會這種武功就未知了。

沈天笑萬萬沒有想到今日能在洪興鎮這個小地方遇見會這種武功的人,而且還是個看似其貌不揚的普通人,真可謂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莫非甘蔗口中提到的慈祥老光頭就是金輪法王?可江湖傳聞金輪法王長得兇神惡煞,似乎跟他說的完全不搭邊。

且這種神功的功體居然能破她的攝魂大法的功體,這更可凸顯出甘蔗練此功力肯定已臻上境,其內力深不可測,著實令人震驚。不由得讓沈天笑懷疑甘蔗到底是什么來頭,竟有這等武學修為。

“我聽聞龍象般若功共有十三層,每一層境界的提升所煉時間都需要翻倍,而剛剛與你交手之時我猜測你龍象般若功的功力應在第十層修為,你只使出了七成火候,你年紀輕輕是如何達到這種修為的?”

“呃.....拜托了姐姐,咱能不能先穿上衣服再說話.....”

“.......”

從剛才起,二人一直開誠布公,坦誠相見地談話。沈天笑這才察覺到不妥的地方,不禁感覺好像自己剛才太過投入,察覺不到。這個小子身上的確有很多謎團有待解開,不過她對這些不感興趣,她對這小子的武功師出何處比較感興趣。雖然他的龍象般若功煉到了第十層,有十龍十象之威能,可以克制她的功體。但她清楚依舊斗不過她全力施展八層的攝魂大法,因為攝魂大法能強行打散他的魂魄,自己只要抓住一個空隙使出攝魂大法控住他就能輕而易舉的將其斬殺。即便是自己被偷襲了,攝魂大法也能帶著自己殘破的肉體自動逃離到一個安全地帶自愈療傷。但若有人能將龍象般若功煉至十層以上那就難說了,據說十層以上的龍象般若功能在體內形成龍象功體,自行抵御外來傷害。他若真能煉到十層以上,或許自己就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了。因此此時留著甘蔗別有他用,或許能通過他找到解決她走火入魔的方法,實在不行就讓他找到他師傅,直接用十一層的龍象般若功摧毀她的攝魂大法功體,或者干脆殺掉她,也算是能讓自己解脫。

“我......我的衣服!”

甘蔗來到剛剛的石臺前,卻發現自己的衣服因為烤的太久,被燒光了。

沈天笑早已穿上衣服,看著甘蔗的遭遇,忍不住有種想笑的沖動,但身為一個高手,她還是忍住了。她有個主意閃現,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煞是妖俏。

“呃.....天笑姐姐,你我同為高手,行走江湖這么赤身光**實在有損形象,可否江湖救濟一下,借我件衣服穿穿。”

甘蔗厚著臉皮要跟沈天笑借衣服,剛剛在里面呆的太久,完全忘記了衣服還在火上烤,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只好問問看沈天笑有沒有備用的衣服,畢竟自己的行李備用的衣服也被燒光了。這么孤男寡女共處一洞,自己還是連塊遮羞布都沒有實在太慘了。

沈天笑此時特別想為難一下他,不知怎么的特別解氣。就說道“想要衣服也不是不行,但我就身上這件,你要我脫下來給你嗎?做你的黃粱美夢。”

甘蔗倒吸一口涼氣,心想這女魔頭不愧是女魔頭,說起話來沒羞沒臊的。只是她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了。突然,他靈光一閃,想出了一個跑路的主意。

“這樣,大晚上的你應該都還沒吃東西吧,所謂民以食為天,反正我衣服也燒了,我不如趁此機會下海抓兩條魚來請你吃我做的烤魚,怎么樣。”甘蔗對自己的水性很是自豪,在水里能憋氣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給自己跑路足夠了。

“不用。你想要魚對吧?我給你。”沈天笑伸出了右手,運功發出藤蔓,倏忽之間便伸長到了數丈那么長,那藤蔓舞動著觸手朝洞口飛出,半盞茶不到的時間,便回來了,兩條活蹦亂跳的秋刀魚被丟在了地上活蹦亂跳。

“這.........還有這種操作?”甘蔗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怎么?你不喜歡秋刀魚是嗎?”沈天笑雙手懷抱胸前,以挑逗的語氣說道,但眼神始終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殺氛。

“呃.......既然魚都有了,不如我山上砍點柴火。”甘蔗拿起了他的家傳寶刀,就打算以出洞打柴為借口,借機跑路。

“等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沈天笑這一聲,可差點沒把甘蔗的魂給嚇離體了。他還以為自己落跑的計劃被察覺了,原來對方只是想看他的刀,便稍微放下心來。

“哦....你說這個呀,這個是我外公留給我的家傳寶刀,我外公曾經縱橫七海,斬殺了北海巨妖!用的就是這把刀。”甘蔗又開始夸夸其談,把他聽過的所有故事整合在一起,強行加在他外公身上,渲染了起來,那意思好像是在說,你看看我外公這么厲害,我一定不同凡響啦.....

“拿來給我看看。”

沈天笑怎么會不知道他的花花腸子,其實早在揭穿他不是東野銀健身份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這小子為何會在她沐浴的時候出現,這么大晚上有誰會這么無聊特地跑山洞來洗澡,若不是原本就住在這里,那肯定是別有意圖。外面也沒下雨,從他烤衣服的舉動就可以看出他肯定是剛從海里上來,從燒壞的衣物殘布就可以看得出是個包裹,擺明了是跑路來的。

只是還有一個疑問。這小子身上黑色的刀雖然看起來很普通,但刀身細長且是彎的。在她的印象當中,中原武林沒有那個人是用這種形狀的刀,只有東瀛人才用這種形狀的刀。如果他不是東野銀健,那么為什么會用東瀛人的刀來作為兵器。看來,只有看了他的刀就能解開疑竇了。

“呃.....你想看就拿去看吧!”只是看一看刀,應該沒什么大不了,甘蔗倒也是大大方方的把刀遞了過去。

沈天笑毫不客氣的一手奪了過來,利落地拔出了這把刀。這把刀的護手是圓形黑色的,仔細一看上面竟還刻著十六瓣菊花花瓣,刃長約兩尺半多一點,刀身銹跡斑斑。但隱隱約約散發著一股肅殺之氣,想必死在這把刀下的亡魂不在少數。一個名字忽隱忽現的出現在沈天笑的記憶之中,只是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

“你這把刀從哪來的?”

“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嘛,是我外公傳給我的呀,我外公還用它殺過一只妖怪呢!這把刀跟了我十幾年,我殺魚呀就靠它!”

“什么?你用它來殺魚!”

沈天笑腦中好像有什么東西突然明亮,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哪里見過這把刀。卻聞甘蔗竟然用這把名刀來殺魚,差點沒暈過去。

“怎么,難道姐姐你認為是用來殺雞比較妥當?其實吧,我也覺得,這把刀用來殺魚實在是太長了,我也想把它給磨短了,但又感覺這是外公留給我唯一的遺物,又是殺過妖怪的利器,這么磨掉太可惜了,索性就這么拿來將就著用了。”

“你這把刀我要了。”沈天笑輕描淡寫的說出了這句話,可把甘蔗給噎住了。

“..........”

說實話,這把刀對甘蔗很重要,是他外公的遺物,跟了他十幾年,都有感情了,但他的小命同樣很重要,到底要刀還是要小命,這讓他很是糾結。他覺得一定是自己打爛了沈天笑的玄鐵追魂鉤,所以對方要回來討債,說起來也是天經地義。但實際上這把刀對他的意義不僅僅是有感情這么簡單,更是他吹牛皮的資本。

“其實沈姐姐能看得上我這把破刀我很榮幸,但是.........沈姐姐身為一代大俠,何愁沒有好的神兵利器呢,更何況你是用鉤的,這把刀給了你也會用不習慣。你看我沒了刀,宰魚也不方便呀!你還是把他還給小弟吧。”也不知道誰給他的自信,甘蔗伸手就要去奪刀。

沈天笑一腳狠狠地踹了過去,甘蔗猝不及防直接飛了出去撞在了石壁上。好在他有神功護體,沒什么大礙,只是那一腳不偏不倚,剛好就踹在他的命根子上面,痛出了殺豬般的嚎叫滿地打滾。

“不還就不還,干嘛打人呀.......哎喲疼死我嘞........”

沈天笑沒空理會甘蔗的抱怨,坐在石臺上仔細端詳這把刀。只見她運功打出了藤蔓,那藤蔓快速抽打刀身,不一會兒,星星鐵屑落下,那刀上的鐵銹竟然完全被擊落,變成一把寒光閃閃嶄新的刀。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把刀就是出自東瀛名匠一文字之手的名刀,菊一文字則宗!且還是皇親國戚才有資格擁有,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歷.......”

沈天笑看著躺在地上**身子打滾的甘蔗,突然覺得這個小子有點意思,她想近一步知道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小子,究竟還隱藏著什么樣不為人知的謎團。

小說《刀怒斬逆徒》 第五章 菊一文字則宗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奇幻小說
  2. 靈異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娛樂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500彩票网不能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