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玄宗末戰

更新時間:2019-10-09 19:30:13

玄宗末戰 已完結

玄宗末戰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杭州城市公子分類:歷史主角:陳鼎韓月儀

主角是陳鼎韓月儀的小說是《玄宗末戰》,它的作者是杭州城市公子最新寫的一本歷史軍事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玄宗從周朝開始,暗中操縱整個天下,轉瞬到了二十世紀初,遭遇到了三千年來最大的變局。最強的江山宗貴胄陳鼎,受到命運的無情擺布,未婚妻慘死,被囚十年,等他恢復自由之身,更加殘酷的現實擺在面前。原本弱小的東瀛玄宗突然崛起,入侵東亞大陸。慘烈的決戰,陳鼎從地獄中活著回來,變成了殘暴冷酷的魔王,他以前所未有的姿態挑戰整個世界!東瀛的龍空軍、西方的黑魔術……還有最大的敵人玄宗,都將是他打倒的對象,重建世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從之前調查的情況得知,前面有一個小山村,因為臨近笤溪,以是名為笤溪村。十幾年前,一批人遷移此處。奇怪的是,山中貧瘠得鳥不拉屎,沒法開荒種地,也不知道那些人靠什么過活。

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定是那些人發現了一個上古大墓,為了保密,索性全部遷移過去,以挖墓盜取殉葬品,然后轉賣到上海等地過活。陳鼎、韓月儀在火車上遇到的青銅匕,都是笤溪村村**出去的。

須知昌樂縣是西周姜齊故都,深山老林之中藏有什么王公貴族的大墓也不稀奇,但是這個大墓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們吃了十幾年都沒有吃完,卻叫人嘖嘖稱奇了。

他們一大早出發,循著隱隱約約看不清的氣息,一路在崇山峻嶺中奔走,直到傍晚的時分,才在半山腰看到了笤溪村的輪廓。兩人大喜,加快腳步,望山走死人,結果走到了晚上七八點,才發現了一條小徑,經年有人行走,便是村道,已經接近笤溪村了。

一路走來,青銅匕釋放到空氣中的氣息,是越來越濃厚,接近笤溪村理應更加強烈,然而卻離奇的消失了,仿佛根本沒有存在一樣,這叫陳鼎不由得警惕了起來。無論如何,能夠封閉氣息的道術,都是非常有手段的人,才能施展出來的。

與此同時,韓月儀也拔出了能夠當大炮的一只手槍,隨時自衛,她自言自語:“奇怪,奇怪!”

陳鼎好奇地疑問道:“你發現了什么異常?”

韓月儀說道:“即使再不通兵法的人,也會留下幾個崗哨盯著外面,以防萬一。那些馬匪是積年的老手,怎么會犯下如此錯誤,一路走來,明哨、暗哨,一個都沒有瞧見,難道他們如此托大嗎?”

陳鼎說道:“或許他們以為深山老林,不用擔心有人闖進來。”

“此外。”韓月儀說道,“還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你們沒有注意到嗎?傍晚我們就從山麓上看到了笤溪村,卻少了一樣東西。”

陳鼎一愣,他本就極為聰明,頓時醒悟道:“炊煙!”

從其他渠道了解的情況獲知,笤溪村好歹有百來口人,傍晚吃飯時間,偌大的村子居然沒有一道炊煙,甚是奇怪!那說明只有一個可能!

陳鼎想通以后,咬牙切齒說道:“這幫馬匪好狠,居然把村民屠戮一空!”

韓月儀搖搖頭說道:“不,即使村民被馬匪殺光了,可是馬匪他們也要吃飯。若是荒山野地,他們只能啃著干糧,可是在一個村子里面,他們難道不會動用廚具嗎?”

陳鼎若有所思,心頭不由得暗嘆韓月儀思緒細膩,觀察仔細,推理合理。他沉思片刻,卻從口袋里面掏出一張紅紙。韓月儀好奇地看著,以為他要燒符做法,卻見陳鼎三下兩下,便把紅紙折成一只紙鶴,口中念念有詞,紙鶴居然緩緩浮了起來,飛在他們兩人數丈之前。

韓月儀指著紙鶴吃驚地問道:“你,怎么能讓紙鶴一直飛?太神奇了。”

陳鼎哈哈大笑道:“讓紙鶴會飛,其實原理非常簡單。你也上過洋學堂吧,學過格物課。須知熱氣比空氣輕,所以會浮在之上,熱汽球、孔明燈就是利用這個原理。同理,我釋放出一團陽氣,伏在紙鶴之上,因比周圍的空氣輕,就讓紙鶴浮了起來。陽氣乃是混元衍生的最基本的氣息之一,幾乎對于任何氣息都有反應。若是周圍有異動,紙鶴必然會有反應,那么我們就知道危險是否臨近了。”

韓月儀佩服之極,便心念一動,便說道:“哎,我說玄武,問個事兒行不。”

“你說。”

“我——能不能學這道術?”

陳鼎聽了以后直搖頭,說道:“不行不行,只有玄裔才能修習道術,世人的話,先天就沒有靈脈,無法修習道術。”

韓月儀本來聽得心灰意冷,突然前面飛行的紙鶴突然化作一團火焰,熊熊燃燒起來,黑夜之中,甚是醒目。

陳鼎頓時一驚,低聲喝道:“有危險!”

韓月儀頗為吃驚地說道:“紙鶴燒了?”

陳鼎四下里張望,眉頭大皺說道:“這里是荒山野地,周邊又有大墓,而且還是晚上,理應陰氣大勝,與紙鶴上的陽氣中和,紙鶴掉下來才對。此刻紙鶴居然燒了起來,可見陽氣極盛,這不是正常現象。”

韓月儀問道:“你知道是什么情況嗎?”

“不知道。”

“見機行事吧。”

兩人越發小心謹慎,走了半晌,韓月儀秀眉微蹙,對說道:“你有沒有感覺不對勁,我們一直沿著小徑在走,卻始終走不到笤溪村。村子里面好歹有大戶人家,應該亮著燈火,眼下卻一直沒有看到。除非我們遇到鬼打墻了。”

陳鼎說道:“不是鬼打墻,是有人給笤溪村布置了陣勢,隱匿了整個村落。”

韓月儀奇問道:“陣勢?”

陳鼎回答道:“對,陣勢。所謂陣勢,就是利用各種工具,調節各種氣息的運行,來改變一個區域的情況。比如有地方潮濕,可以布陣改變陽氣流向,使得干燥。馬匪之中有玄裔,為了防止閑雜人等騷擾,布置一個陣勢隱匿村落,并不稀奇。”

陳鼎蹲下來,從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了一樣工具,韓月儀好奇地盯著,卻見陳鼎掏出的是一個指南針,頓時大失所望,說道:“我還以為你會掏出羅盤呢,卻是一個指南針。”

陳鼎哈哈大笑道:“我這也是與時俱進,指南針精度更高,用起來更順手。其實,我還帶氣壓計等一大批儀器呢!”

他又掏出了氣壓計、風向標等諸多儀器,放在地上測量。

韓月儀曾經就讀于美國的私立女校,學過自然科學,對于這般儀器,并不陌生,甚至操作起來還頗為熟練。但是這些原本用于地理氣象的儀器,此刻卻被用于充滿神秘主義色彩的道術方面,叫韓月儀頗有一股奇妙的違和感。仿佛看到一副荒誕的畫面:神仙坐著飛機,騰云駕霧。

小說《玄宗末戰》 第11章 陰陽異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逆襲小說
  4. 架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500彩票网不能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