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一劍九州寒

更新時間:2019-10-09 23:00:52

一劍九州寒 已完結

一劍九州寒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檐上去年塵分類:武俠主角:李龍淺蘭傲雪

熱門小說《一劍九州寒》是檐上去年塵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龍淺蘭傲雪,內容主要講述:江湖,本就是個俠之大義,情之纏綿的糊涂東西。那年,李龍淺與蘭傲雪初見,便許下諾言,今生非你不娶。那年,李龍淺一身青衫一把木劍,離開了那個原來很大現在看起來很小的客棧。那年,二人許下諾言,我若大仇得報,你若揚名立萬,你我仗劍走一趟天涯海角。一個普通的市井少年客棧小二心里想的卻是天大的事,無非也就是一劍的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馬車之中,蒙面女子手里捧著詩集看的是津津有味,但女子身邊的小丫鬟卻不然,一聽說快要進城了,早就按耐不住年少貪玩的性子,偷偷地掀開了馬車上面那用金蠶絲所繡鳳凰圖案的簾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外面,直到老婦人呵斥了一聲,小丫鬟才鼓著小嘴放下了簾子。

蒙面女子媚眼彎成月牙,十分愛溺的摸了摸小丫鬟的腦袋,朱唇微揚笑盈盈的說道:“讓你貪玩,張媽說你了不是。”

“哼!”小丫鬟連忙撇過頭去,模樣楚楚可憐,很是招人喜歡。

蒙面女子笑了笑,便繼續低頭看著手上的詩集。

……

賈天工看見遠方那綿延成一條黑線的車隊,心中欣喜萬分,等了這么長時間可算是等到了。他伸手正了正自己的烏紗帽,輕輕的撣了撣身上的塵土,臉上掛著那看似僵硬的笑容,目光則望向遠方。

一旁的捕快們看見知縣大人這般模樣就越發好奇來的究竟是什么人了,終于車隊離他們越來越近了,捕快們不由的感覺大地仿佛都在顫抖一般,下意識的正了正自己的身子以后,才發現原來大地真的是在顫抖。

塵土飛揚中,高頭大馬護著一輛馬車,疾馳向前,而馬車之上則插著一面大旗鮮艷如血,上書一字,“王”!

看見這個王字之后,捕快們終于明白知縣大人今天為何如此反常了。

在大梁能在馬車上面掛旗的人原本就不多,能掛血旗的人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前方馬車上面掛著的這面血旗上面的那個王字,便是大梁五大城池其中一城的城主所姓。

大梁日下正是鼎盛時期,所以城池眾多,但是其中也不乏一些極度富饒的城池,比如說:“長安,洛陽,揚州,荊州,金陵。”

這個五個則是大梁的五大城池,而這五座城池之中的城主,便被成為五大城主。而馬車上面的那個王字,便是金陵城城主王鴻羲所配,能夠掛上遮面旗子的馬車,那就說明馬車之后的騎軍便是王城主的麾下的嫡系軍。

金陵城車主王鴻曦在廟堂之中本身就是一個威望極高的武將,據說當今在位的小皇帝在廟堂之上都對這個王城主禮讓三分,廟堂之高暫且不提,就單單是金陵城城主的這個身份,讓普通人聽了那都是倒吸一口涼氣,金陵城何在?大梁的最北邊,那還是一個屯兵百萬的存在,王鴻曦雖然僅僅就是金陵一城的城主,但是金陵周圍的十余座小城池也是順應著金陵城的意思,也就是說王鴻曦這個城主在大梁的最北邊那是只手遮天,翻云覆雨般的存在。

整個大梁僅僅有三面血旗,王鴻曦手里一面,洛陽城城主梁哲瀚手里一面,還有一面便在當今江湖至尊號稱九天之外天下第一的武圣蕭立人手中。

這三面血旗全部都是先帝親手送出的,這三面旗幟在大梁意味著先斬后奏,見旗如見君,跟前朝的尚方寶劍是一個道理。

街道兩側的行人還有捕快們紛紛不經意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遠方那浩浩蕩蕩,氣勢如虹的金陵鐵騎,整個大梁誰不知道金陵鐵騎是怎樣一般的存在?那可是幫著先帝打下半壁江山的隊伍!

曾經有人說過,這輩子要是能遠遠的看上一眼金陵鐵騎的浩蕩模樣,也就算值了。

很明顯說這話的人運氣不及在場的村民捕快們,更不及那險些都要給金陵鐵騎跪下的賈天工。

數年前,金陵鐵騎踏遍大梁大江南北,據說又一次先帝讓王鴻曦恭攻下一座城池,此時王鴻曦手上僅有兩百名騎軍,王鴻曦接到軍令以后沒問為什么,也沒抱怨兵力不足,他就是抱著一顆君信臣,臣不負的心,帶著那兩百名騎軍浩浩蕩蕩的殺進了敵方城池之中。

結果呢?

就連先帝都沒想到王鴻曦竟然贏了,二百鐵騎踏碎了兩萬人的城門。

王鴻曦凱旋而歸!

那一日朝堂之上,鮮血染紅了臣子入殿的大道,那是大梁建國一來參朝人數最多的一次,因為王鴻曦身后背著無數顆金陵將士的頭顱,有人數過,一共九十六顆。

王鴻曦說錯了,還差我這一顆!

從那以后,金陵的鐵騎名揚天下,而那個背著頭顱上朝的將軍,也虜獲了天下人的心。

砍的斷的頭顱下面卻有著一顆拿不動心。

……

捕快們此時終于明白了,平日里養尊處優紫醉金迷的賈大人今日為何能在太陽底下足足曬了兩個時辰而且還沒有一句怨言,他們也明白了賈大人為何聽到馬蹄聲以后不顧形象的從轎子里面爬了出來,就是因為這個車隊后面的護衛是名揚天下的金陵鐵騎,而且還是掛著血字王旗的金陵鐵騎,捕快們現在終于全都明白了,紛紛開始整理自己的衣衫,以保持最好的形象來迎接這位光是出場就能讓他們這輩子都不敢想的大人物。道路兩旁的人們開始交頭接耳,不斷的猜測著這馬車之中究竟坐的是何方的神仙,出個門竟然能有如此大的排場。

地面震動的頻率仿佛更加劇烈了,不知是人們心里的作用還是這金陵鐵騎真有地動山搖的本事。

片刻之后,那外表普通的馬車終于隨著馬夫的一聲吁字,緩緩的停在了入城的街口。

馬車停下了,馬車后面的金陵鐵騎也就跟著停下了。

村民捕快們瞪著大眼睛看著眼前一個個英姿颯爽的護衛們,仔細程度仿佛就像在看王鴻曦一般。下到戰馬,上到花翎,來來回回看了個三四遍,好像少看一眼便吃了天大的虧一樣,多看幾眼,回到村子以后也好多幾句吹噓的本錢。

賈天工看見馬車停下,連忙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然后穩穩的停在了馬車的五步開外,隨后直接雙膝彎曲,跪下行禮,恭聲道:“卑職賈天工,參見大人!”

賈天工這一跪可不要緊,直接嚇壞了在場的所有捕快村民,人家大人都跪了,咱們小的豈有不跪之理,一眨眼的功夫,馬車周圍的人全都跪在了地上。

眾人跪下之后,馬夫不屑的笑了笑,隨后沖著簾子里面喊道:“小姐,這是他們這邊的知縣大人,咱們見還是不見啊?”

賈天工聽到這話以后,額頭上面直接冒出了汗珠,這要是不見,且不讓人落下個兒天大的笑柄,自己以后還怎么在這個地方耀武揚威,所以賈天工一直時不時的抬頭瞄幾眼身前的馬車。

周圍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只能聽到風聲馬聲。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馬車所坐之人不會見賈天工的時候,馬夫身后的簾子竟然被掀開了一個小角。

碧兒探出腦袋四下看了看,眼神之中仿佛帶著些許膽怯但又帶著幾分好奇,畢竟就是個孩子,雖然說是在王城主家長大的,但是半個月也出不了一次遠門,這么多人碧兒還是新奇的很。

碧兒看了看四周,隨后笑盈盈的喊道:“我家小姐說了,賈大人不必多禮,上前說話便是。”

賈天工聽到此話猛然抬頭,看著馬車之中的碧兒仿佛就像看見了菩薩一般,原本賈天工已經做好了丟人丟到姥姥家的打算,誰知碧兒的一句話,不僅沒讓賈天工丟了顏面,反而臉上好像還多了幾抹金粉,賈天工不敢怠慢,連忙站起身,就連平時在家反復練習的起跪之禮也忘的一干二凈,完全就是一個商販模樣跑到了馬車的旁邊。

車內的老婦人聽見動靜以后,伸手掀開了馬車的側簾,此時賈天工終于見到了車內的蒙面女子,雖然隔著面紗,但是賈天工能感覺的這個女子可不是醉仙坊那些頭牌所能相提并論的,單單就是一雙仿佛能剪斷秋水的瞳子就讓賈天工看的如此如醉,這要是卸下面紗,那又該是怎樣一番風景,賈天工看著女子的雙眸如癡如醉,竟然忘記了說話,心頭一顫之時,才發現女子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手上的詩集之上,賈天工才暗暗松了一口氣。

片刻之后女子放下詩集,丹唇微起,聲音宛如天籟一般說道:“賈大人費心了。”

“這都是卑職應當做的。”賈天工聽到此話,激動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雙膝一曲仿佛又要跪下一般。

此時街頭的村民看見這一幕,忍不住撇著嘴小聲嘀咕道:“平日里看見囂張跋扈,以為自己當了皇帝似的,今天一看,也不過是個欺軟怕硬的主。”

當然了,這些話賈天工聽不見,車內的女子也聽不見。

“賈大人的心意小女子記住了。”蒙面女子再次回了一句,但是從跟賈天工說話開始,女子從未正眼瞧過這個賈大人,一路上,像賈天工這樣想巴結自己的官員,女子見的多了,別說站在城口等上兩個時辰,就算是跪著兩個時辰的,女子也都見過。

“那卑職就不打擾了。”賈天工自知人家沒有寒暄之意,只好無奈放棄了再往下攀談的想法。

“嗯。”

女子微微頷首,老婦人也連忙就放下了側簾。

賈天工只好無奈的往后撤了幾步,然后隨著馬夫的一聲駕字,這隊金陵鐵騎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小說《一劍九州寒》 第六章:砍的斷的頭顱,拿不動的心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歡喜冤家小說
  2. 冤家小說
  3. 空間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500彩票网不能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