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六道登天錄

更新時間:2019-10-10 00:14:00

六道登天錄 已完結

六道登天錄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前若初分類:玄幻主角:田硯聶秋雨

主角是田硯聶秋雨的小說叫《六道登天錄》,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前若初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逢田莫入,見石繞路,遇水回頭,望風閉戶。”六道輪回中,餓鬼道弟子時常秘密潛入其它各道,打殺修者以自肥,故將各道巔峰強者編成打油詩,告誡門中弟子如遇詩中四人弟子親族之類,盡皆回避。一次風雪破廟,餓鬼道弟子打殺時遭遇人道巔峰力尊者一番教訓,由此引發了六道動蕩,而作為人道傳人田硯 該如何化解這場六道危機?而在六道之內,又是一場怎樣的愛恨情仇?...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穿云峰地勢險峻,景色雄奇,田硯漫無目的,邊走邊賞,倒也不覺煩悶,如此走馬觀花,數個時辰匆匆而逝,天色漸漸轉暗,這一天便自過去。此時大雨早停,夕陽斜掛,他施施然回轉洞府,途中經過亂石堆中,見那傻漢兀自仰躺望天,身前干糧清水未曾取用分毫,仿似這整日里便如此發癡而過。他微微搖頭,知道大漢無法交流,也不再走近說話,見晨間召出的光罩已然消散,傍晚風大,吹得傻漢身上破衣爛衫張牙舞爪,上下飄揚,便又召了一個光罩裹住,以御風寒。

回了洞府,他尋得那“童子”,打聽傻漢來歷,那古稀的童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道其在此已久,時日早不可考,成日價便是一副癡呆之狀,有些無聊弟子路過此地,若是趕上心頭不順,少不得要欺侮發泄一番,著實可憐。田硯聞言也是無奈,嘆息一番。只得作罷。

田硯哪里曉得,就在他回返不久,那傻漢卻是臉色陡變,雙目開合之間精光四射,哪還有半分癡呆模樣,只見其輕輕一跨,便如虛化一般,穿過了護身光罩,隨即沖天而起,轉瞬功夫就已消失不見,速度快得驚人,那四條鐵鏈錚錚然被拉出老長,仿佛四條黑龍盤繞四周,隨之一同隱沒。這番動作,仿似觸動了穿云峰的根基,高聳雄闊的峰體竟隨著鐵鏈的拉扯震得一震,就連峰間凌烈的寒風也是跟著一頓。門中一眾修為高深的弟子自有所感,大驚之下,數十道劍光倏忽而出,繞著山峰盤旋飛行,一通檢索之下,卻是全無所得。眼見再無異狀,只道是老祖宗與力尊者激斗之下,神通余波所及,竟影響到道場大陣運轉,驚嘆之余,也就放下了心思,回轉不提。

田硯第一境引氣的修為,道行淺薄至極,自然一無所覺,早早歇下,又是一夜無話。

第二日早間,田硯照例要到大殿處瞧瞧戰況,路過亂石堆中,那大漢卻已回返,被鐵鏈好端端縛著,拿著幾塊石頭,又在擺弄。田硯見昨晚布下的光罩又是消散,直嘆自家法力微末,實在見不得人。只能多加幾分勤快,再召出一個了事。

行到大殿之中,卻見博東升與田鏗已是端坐在內,劍王身后立著松、竹、梅三子和博忘雪,力尊者身側自是寶貝兒子田成。他連忙上前拜見了諸位長輩,便老老實實站在田鏗另側,眼觀鼻,鼻觀心,一動不動。卻聽田鏗說道:“博老,此次一戰,田某獲益匪淺,在此謝過了。”

博東升卻道:“不謝也罷,瞧你這架勢,想必過不了三年五載,又要來我門中叫陣,老頭子我頤養天年,好生逍遙,偏被你攪得不得安生。”言語間甚是得意。

田鏗正聲道:“那是自然,但有所悟,說不得要來叨擾。”

田硯腦子里頓時咯噔一下,從來未曾敗過的力尊者,終是在這劍修大派失手了么?他只覺心里空落落的難受,鼻間眼角俱是一片酸意。

博東升嘻嘻笑道:“你這狗皮膏藥,粘上便甩不脫,早知這般,還不如認輸了事,倒省得不少麻煩。”

田鏗毫不動氣,只道:“萬劍門底蘊深厚,非別家可比,昨晚后來的那位兄臺,神通驚人,劍意超卓,田某好生佩服,可否請來一敘?”

田硯聽得這話,心中頓時由悲轉喜,想不到這劍王前輩高人,一代大能,竟真就抹了面皮,叫幫手上陣,如此便是贏了,又豈能作數?

博東升搖頭道:“那家伙非我門人弟子,若真論資排輩,老頭子還矮了他好大一截,如何使喚得動?”

萬劍門諸人俱是一愣,哪曾想到,門中竟真有前代耆老存在,且是手段驚天之輩,連力尊者也吃癟而回。

田鏗堅持道:“既如此,田某親自登門拜訪就是,還望博老引薦一二。”

博東升收了嬉笑之色,說道:“那家伙脾氣古怪得緊,連我都不理,豈會理你?昨晚直打了幾個時辰,你可曾見他對我吐過半個字?”言罷嘆了口氣,又道:“若不是我這掌門身份,便是你在他面前把老頭子剁成十七八截喂了狗,他恐怕都懶得看一眼,你還是熄了這份心思罷。”

田鏗見博東升難得的端正神色,不似作偽,只得作罷,說道:“改日田某再來領教高明,自會相見,倒也不急于一時。”

博東升哼了一聲,說道:“你說的倒是輕松,我扯他幫一次忙,不知要受多少白眼,這心頭好大的委屈,也不見誰來安慰半句。”

田鏗哪里還不領會,說道:“請博老放心,田某既是尋訪高人,自不會空手而來。”

聽得此言,博東升立時眉花眼笑,說道:“若是如此,我便多挨些冷臉也無妨。不過你可要記得,東西須得帶足,不然我哪好意思替你張口。”

田硯點頭道:“些許外物,田某從不放在心上,到時自會讓博老滿意就是。”

博東升嘿嘿一笑,說道:“還是小田你過得灑脫,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不像**勞大半輩子,全為了門里幾千張嘴巴吃飽喝足,老來也不得安生。”

聽到此處,身后的劉空竹已是忍耐不住,排眾而出,正要說話,卻被博東升斥道:“我與人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余地,若是不想聽,自去外頭等候,莫要在此擾人雅興。”

劉空竹卻是不退,一張黑面皮漲得紫紅,爭辯道:“師父,我萬劍門家大業大,所產多有,倒也不必低聲下氣,求人施舍。您老人家如此說法,卻是愧煞我等。”

博東升將扶手一拍,怒道:“家大業大,所產多有,你可知這些都是如何攢下的?你兩片嘴皮子一碰,說得好生輕巧,敢情這門里是你在做主么?”

劉空竹還欲再辯,博東升卻將手一揮,說道:“你自去洞府中面壁自省,什么時候想通了,再來向我認錯。”

劉空竹悶哼一聲,草草施了一禮,昂頭便走。博東升瞧得心中有氣,罵道:“成日里心比天高,幾多傲氣,卻不好生看看,自家只得幾斤幾兩。”言罷又對身后另兩名弟子說道:“你們切莫像他一般,總愛計較些虛名得失,身份高低,心胸忒也狹窄。”

陳若松一向視師父的吩咐如金科玉律,當即便響亮應下,旁若無人,目不斜視。張婉梅則有心想在師父面前說和一番,卻圄于外人在場,不便多言,只得輕輕嘆息一聲,應承下來。

這一番擾攘下來,哪還有閑坐的興致。田鏗與博東升兩人又略略說了幾句,便即住口。前者此戰既有所得,只盼早些回轉府中,閉關細細參詳,以期進取,當下便開口告辭。后者那小氣巴家的性格,也不愿三人留在門中,平白多耗些花費,當下一拍即合,歡天喜地送將出去。

這邊廂一拍即合,你情我愿,那邊廂田成卻是一百一千個不想走,他才將將與那雪兒師妹建起些許情誼,正待大展身手,勇猛精進,不料宏偉大計就此夭折,心中幾多苦悶,卻還要強打精神,抓緊光陰,多與博忘雪說上一言半句。

一行人走過青石廣場,便要分手,田硯回頭仰望穿云峰,見其上云山霧罩,魏巍若仙,反差之下,那傻漢的模樣陡然就清晰起來,好生凄苦,他心里一熱,躊躇片刻,終是鼓起勇氣說道:“老爺,小的忘事,卻還有些要緊東西落在洞府之中,可否緩得片刻,容小的取來?”

不待田鏗示下,田成便即滿口答應,打發他回轉,只盼多耗些時候,最好就此失蹤,那才是正正的合意。

眼見田硯急匆匆去了,干等無聊,博東升眼珠子一轉,已是計上心來,說道:“小田吶,俗話說得好,瓦罐不離井邊破,將軍總在陣上亡,你這般四處尋人比試,就不怕哪天一個閃失,留下家中孤兒寡母,好生凄涼。”

田鏗未及答話,田成卻是蹦了起來,連呸數聲,嚷道:“博老前輩,你這言語當真晦氣,我爹爹的神通手段,又有誰能抗手?”

博東升笑道:“少年郎,當心風大閃了舌頭,你老爹在我萬劍門吃了癟,難道是假的不成?”

田成哪里肯讓,駁道:“你們以二敵一,就算勉強占得上風,臉上又哪有光彩可言?若論單打獨斗,我爹爹又怕過誰來?”他已摸熟了此老性情,曉得只要不涉財物之事,其余一切好談,是以說起話來也不甚客氣。

博東升不以為杵,只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世間人心鬼蜮,陰謀多有,你怎的就如此篤定,你老爹不會遭人暗算陷害?”

田鏗也道:“博老此言不差,這世上盡多**之輩,防不勝防。更何況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即便真有一日我折在哪位高人手中,也算不得稀奇。”

見自家老爹亦是這般言語,田成自然懶得再辨,吐吐舌頭,哼了一聲,接著與博忘雪套近乎去了。

博東升又道:“若是真有那么一日,你家中一切,自有我萬劍門替你照料。”

田鏗淡然道:“各人自有各人的際遇緣法,我在與不在,又有何相干?”

博東升哂道:“倒是個冷血無情的,老頭子若有你這份狠心,現下便是單獨放對,也不見得弱了你去。”

田鏗說道:“我輩既為修者,自當以修行為主,其余那許多人事,徒亂心思而已,豈能當真?在此一項上,博老倒是有些看不開了。”

博東升冷笑道:“可你莫要忘了,修者也是人,是人便有七情六欲,親疏遠近,你若短了這些,修出來的又是什么?”

田鏗沉默片刻,對著博東升抱拳一禮,說道:“田某若去,家中一切便拜托博老了,不知博老想拿些什么做酬勞?”

博東升頓時紅光滿面,嘿嘿笑道:“好說好說,老頭子也是本著扶危救困的心思,半買半送而已。”言罷咽了一口唾沫,訕訕道:“早就聽人說起,力尊者那座八駿云攆氣派非常,賣相極佳,老頭子好歹也是一派執掌,若是……平添這么一副神異座駕,出得門去,也能多長幾分臉面。”

田鏗想也不想,說道:“如此一言為定,田某身死之日,就是博老兌現承諾之時。”手上一揮,便有一團雪白云氣緩緩飛出,懸在博東升面前。

小說《六道登天錄》 第11章 約定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搞笑小說
  3. 古裝小說
  4. 穿越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500彩票网不能买3d